無標題文檔 久久久二成人

【鐵嶺紅色記憶】密戰前沿:隱蔽戰線翻波瀾

2021-06-03 11:11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解放戰爭時期,除了開展武裝斗爭以外,黨在國統區還領導了秘密斗爭,或稱之為第二條戰線。在鐵嶺地區,由地委城工部具體領導國民黨統治區的城市工作和敵后斗爭。根據形勢需要,一地委城工部把城市敵后工作的重點放在沈陽,在鐵嶺設兩個聯絡站。一個是鐵法聯絡站,由地委城工部干事王甸青負責,任務是接收情報;另一個是開原聯絡站,由李正風兼任站長(后由倪學源兼),主要接待蔣管區投奔解放區的青年學生,指導國統區的學生運動。

開原青年黃邰甫從 1946年3 月開始為我地下黨工作,一直到開原解放,提供情報40余次,在東北人民解放軍解放開原的戰斗中,他提供了重要的軍事情報。開原解放后,黃邰甫又協助公安人員捕獲了一批潛伏的國民黨特務。1947年5月以后,地委城工部把地下工作范圍擴大到沈陽,在長白師范學院、沈陽醫學院、中正大學、中山中學等秘密建立地工組織,一些青年學生成為出色的地下斗爭尖兵。鐵嶺解放前夕,東北公安處派地工人員打入國民黨五十三軍,在鐵嶺設聯絡點,向解放區傳送情報。

1947年11月,中共鐵嶺縣委接到一項特殊任務,上級要求把一部無線電臺送到沈陽地下組織。當時沈陽處在國民黨重兵把守之下,特務奸細眾多,沿途哨卡林立。鐵嶺縣委把這重要任務交給了青年高云龍。高云龍是鐵嶺縣三區(鎮西堡)區中隊的戰士,國民黨攻入三區后,部隊緊急撤退時他未能趕上,便以種田為掩護留了下來。接到任務后,在一個北風夾著煙雪、天氣非常寒冷的傍晚,高云龍先把電臺偽裝好,然后放在大車的“車牙箱”底下,車上面是裝滿大豆的幾個大袋子。午夜時分,趁國民黨清剿隊沒上崗的時機,趕車出發。從鎮西堡直奔大青堆子,經西小河口、懿路奔沈陽。黑夜時有武工隊護送,天亮后武工隊撤了下去,高云龍一人趕著大車前往。一路上,他向貪財的國民黨兵扔下幾吊買路錢,順利通過了前面的幾道關卡。他假裝悠閑地搖著手中的大鞭,兩眼機警地巡視著周圍動靜。在沈陽城外的蒲河,一群國民黨兵擋住了去路,不由分說攔住馬車就要往下卸糧食。高云龍定了定神,看準一個軍官模樣的人,忙上前打招呼、遞香煙:“長官辛苦,您高抬貴手讓我過去吧,我這糧是準備賣了給我媽治病的,您行行好吧!”那軍官打掉了香煙,說:“少廢話,誰要你的糧,我要用車,快卸!”高云龍急中生智,想起他叔叔高永義說過有個同事在國民黨五十三軍,這里正是五十三軍轄區,于是忙向軍官說:“長官,我向您打聽個人,五十三軍有個少校參謀叫林大木,他和我叔叔高永義是朋友?!边@軍官打量著他問道:“你是他侄兒?”真是無巧不成書,原來此人正是林大木。林大木一揮手,士兵們也停了下來。高云龍欣喜非常,忙上前說:“林叔叔您幫忙就幫到底吧,請您派人把我送過去,日后決不忘記大人的恩德?!边@樣,高云龍就在國民黨一個班士兵的保護下,平安進了沈陽城。高云龍把電臺交給沈陽地下交通站,幽默地說:“林大木真夠意思,幫我完成了任務?!?/span>

從1946年夏天開始,沈鐵撫聯合縣公安局就派趙書誠到國民黨統治下的鐵嶺縣從事地下工作。趙書誠是清原縣夏家堡子鄉高砬子村人,住在鐵嶺城內其妹夫的哥哥王喜慶家,以跟隨王喜慶、安月年學習織布為名,有時也以做小買賣為掩護,探聽消息,搜集情報。同年8月曾去梅河口接受訓練,之后又奉命返回鐵嶺縣城,繼續從事地下活動。他經常在城內街上同各色人等接觸、閑談,從中獲悉有價值的情報。此時,國民黨新編第六軍正駐扎鐵嶺縣城,到處抓派民夫搶修龍首山戰地工事;國民黨軍城防司令部設于原日本憲兵隊院內。趙書誠、安月年以販布為由往來解放區,將所了解的有關情況向組織匯報。1947年,趙書誠通過鄭誠結識了國民黨鐵嶺縣警察局警尉高明祥。經過多次接觸,他發現鄭誠、高明祥對國民黨的腐敗現象十分不滿,便進一步與他們拉近關系,時機成熟后他公開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二人對他更為信任,不久被發展成地下工作人員。1948年初,趙書誠帶鄭誠到柴河堡東窯匯報情況,受到了沈鐵撫聯合縣公安局長丁賢的熱情接待。同年3月,國民黨在鐵嶺城內進行大搜查,趙書誠在家中被拘捕。鄭誠、高明祥等人通過關系花錢找到國民黨開原縣長,將趙書誠保釋出來,還給趙弄了一張開原難民證,使之獲得了合法身份。1948年夏天,趙書誠在鐵嶺建立了一個地下情報小組,鄭誠成為小組的重要成員。他發現城內東大街小橋子綢緞莊是國民黨國防部第二廳的一個聯絡點,便主動去接觸聯絡點的李庸在(化名李益民),兩人逐漸成為朋友。李庸在酒后告訴鄭誠,他們在解放區梅河口設有地下情報站,對外叫“盛京成衣局”,掌柜的姓關;關的老婆做縫紉活兒,他們都是國民黨的地下情報員;鐵嶺聯絡點負責人劉杰是關掌柜的姐夫,負責來回取送情報。趙書誠將這一重要情報馬上送到了沈鐵撫聯合縣公安局,當即由梅河口公安部門破獲了該特務組織,清除了解放區的隱患。1948年下半年,趙書誠地下小組先后偵察到下列情況:特務組織“新中國事業建設協會東北分會鐵嶺區分會”設于南馬路附近原日本別墅院內(今五交化公司),其頭目為國大代表陳旭東。名義是慈善單位,實質是中統特務外圍組織,其成員多為各鄉村長;國民黨國防部遼北第五指揮室設于楊公館(今第九小學院內),其指揮官為楊振山、陳延懿,配備有電臺,在城內設若干個組,在農村有2個支隊。其中城西支隊以紅崖嘴村為中心,隊長賀乃英,有 100余人,配有武器裝備,城東支隊以催陣堡、小屯為中心,隊長為白化安,也有數百人。這些情報都迅速轉送出去,為東北我軍解放鐵嶺城掃清了障礙。

1948年初,根據省委進一步加強城市工作的指示,鐵嶺地委城工部在沈陽青年學生中組建了解放同盟社和水平社,成員達415人,其中中共黨員6人,主要開展學生運動和護廠護校斗爭,在學生中傳遞情報,介紹進步書刊,沈陽解放前夕還大量印刷散發了《告蔣軍官兵書》。1948年9月,解放同盟社將一份遼南、遼西敵軍兵力部署的軍事情報送交一地委城工部,為戰爭勝利作出了貢獻。

本文稿件由市檔案和黨史文獻中心張雅瑩提供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