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久久久二成人

【鐵嶺紅色記憶】遼沈決戰:直搗兵團指揮所

2021-06-11 10:33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1948年10月,東北野戰軍三縱隊在遼沈決戰中擔任中路圍殲國民黨中將廖耀湘兵團的任務。在一年前的秋季攻勢中,正是這支被“國軍”稱為暴風雨部隊(也稱“旋風部隊”)的東野三縱隊,奉命殲滅開原以東威遠堡、西豐之敵??v隊司令員韓先楚大膽采用“掏心”戰術,集中主力冒雨長途奔襲敵威遠堡師部,激戰20個小時,殲敵8100余人,俘敵一一六師師長劉潤川,并一舉解放了西豐。一年后,又是這個三縱隊,在遼西山村胡家窩棚搗毀了廖耀湘的西進兵團前進指揮所及所屬新六軍司令部。而直接指揮這場殲滅戰的三縱七師二十一團副團長徐銳,正是鐵嶺西豐人!

徐銳(1912—2002),鐵嶺市西豐縣人,1931年參加西豐著名進步人士張希堯領導的中共地下黨外圍組織。同年中學結業后,受黨組織委派考入位于沈陽小東關的東北講武堂炮兵研究班,是該班最后一批學員。九一八事變后流亡關內從事抗日救國斗爭。1938年經八路軍武漢辦事處和董必武介紹,到延安抗日軍政大學教員訓練隊學習,畢業后擔任抗大軍事教員,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箲饎倮蟊慌傻郊亦l,參加東北解放戰爭,任東北人民自治軍楊靖宇支隊二團副團長,東北野戰軍第三縱隊七師二十一團副團長。

1948年10月25日,三縱司令員韓先楚通過電話命令七師二十一團團長毛世昌:派副團長徐銳指揮一個加強營配屬一個山炮連及一個偵察排,限26日拂曉前趕到胡家窩棚以西高地。徐銳奉命率二十一團三營連夜出發。行進途中,前衛八連遇到從胡家窩棚偷偷跑出來的三個老鄉。老鄉告知:“國軍”要往沈陽撤呢!村里兵少官多,帶手槍的多,小汽車多,電話線多,直絆腳;村中間一個大院兒里還豎著一根大長桿子,不知干啥用的。徐銳把三營長、教導員和各連連長召到一起,講了自己的分析判斷:胡家窩棚三多一桿,這里住的肯定是高級軍事指揮機關,最低也是個軍級指揮機關。徐銳下令三營三個連快速攻擊前進!

1948年10月26日拂曉,三營八連二排朝鮮族排長任炳全率全排率先沖向胡家窩棚村東頭的一座小橋邊,打掉“國軍”一輛軍用卡車,車上魚貫跳下30余名舉手投降的校尉軍官。接著沖到村邊的一片河灘上,又敲掉了列成一排的18門榴彈炮和旁邊的近百輛汽車。國民黨一個營的守軍立即開始了猛烈反攻,戰斗異常激烈,八連二排、三排在擊退敵人的三次反擊后大部傷亡。徐銳把迫擊炮連的12名炮手全都派到了這個方向,炮連連長李德山和戰士洪毛頭當場犧牲。三營七連在迫擊炮的配合下,趁八連吸引敵人注意力的機會,很快將胡家窩棚北山攻了下來,山上敵人倉惶地向村內潰敗下去。七連在山上抓到兩個俘虜并立即送給山下的副團長徐銳,徐銳當即審訊,得知敵第九兵團司令官廖耀湘中將和新六軍軍長李濤都在村內,原來胡家窩棚確實是敵高級指揮機關,此時徐銳只有不到一個營的兵力,怎么辦?打,有一些冒險;不打,放過這個機會又可惜。管他是指揮部還是散兵游勇,先打他一下再說!徐銳命令:同志們,要往村里猛打呀,要不惜一切代價,打進胡家窩棚,活捉廖耀湘,活捉李濤,消滅新六軍!七連、九連奮不顧身勇猛地向山下村內沖去。片刻,村內炸開了,一片嚎叫聲,車、馬、人混亂地擁在一起,四下亂跑亂竄,亂喊亂叫。這時,三縱九師二十五團一營、七師十九團一個營及二十團三營九連也趕到了胡家窩棚村外,徐銳立即通報情況。三個營集中火力,胡家窩棚外圍各制高點全被解放軍控制,“國軍”兵團部土崩瓦解。廖耀湘的總指揮部被徐銳的三營直接端掉,指揮全部中斷,周圍十二萬大軍立即陷入了混亂境地。

1948年10月26日早8時,胡家窩棚槍聲逐漸稀落。韓先楚司令員帶著縱隊前進指揮所趕到了胡家窩棚村頭,急切地說道:快找徐銳,馬上把徐銳找到!徐銳氣喘吁吁興奮不已:“韓司令,我們端掉了廖耀湘的兵團部和新六軍軍部!”韓先楚高興地表揚道:“好!你們在獨立作戰時抓住重大戰機,不怕犧牲,果斷出擊,取得優異戰果,打得太好了!”

對于徐銳的這個決定,后來四野有人說:“這是一個何等重要的決定!”正是因為徐副團長的這個決定,竟然加速了廖耀湘西進兵團的崩潰,盡管這個決定帶有一定的偶然性和盲目性,但它發揮的作用卻是重大而空前的。然而,誰又能料到解放軍的這樣一個重大決定,竟然出自一位副團長!簡直是一個奇跡!戰后,徐銳和他指揮的三營獲得東野總部授予的大功一次;七師授予三營“擊中要害”錦旗一面;授予八連二排“戰斗英雄排”稱號;為八連三排記一大功一小功;八連榮立集體一等功。廖耀湘后來在《遼西戰役紀實》中寫道:“解放軍第三縱隊及其以北鄰近部隊第一棒就打碎了國民黨遼西兵團的腦袋即兵團前進指揮所,同時打碎了3個司令部,即新三軍、新一軍及新六軍司令部?!?/span>

遼沈戰役中,鐵嶺西豐人徐銳率部直插國民黨中將廖耀湘兵團心臟,搗毀了指揮中樞兵團指揮所,為遼沈戰役全殲國民黨西進兵團作出了重要貢獻。這是讓鐵嶺人永遠自豪的歷史記憶!

本文稿件由市檔案和黨史文獻中心張雅瑩提供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